对科学的科学理解

对此,两位作者所写的《现代科学史》的价值,围绕着对现代科学过程的理解,以及由此引发的困惑,既是对科学技术本质的理解,也是对进步的意义和可能性的争论。

作者:彼得鲍勒/伊万毛鲁斯译者:朱昱/曹越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时间:2020年6月

我们需要认识到18世纪和19世纪各领域几乎全方位的科技创新。背后的理念源于启蒙哲学,颂扬人类理性认识世界的力量。牛顿和达尔文的科学时代已经到来,科学家们纷纷发挥了解释作用,承诺人类有统治自然的力量。科学的伟大成就是空前的。与此同时,新“启蒙”世界观认为,所有创新都是以新科学为模型的,新科学是所有创新的源泉,以扩大其力量。那么科学至上吗?

字里行间

这本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科学家在做什么和科学是如何发展的解释,以及我们将对科学有更深入理解的问题。

不是否定“进步”,而是重新审视构成“进步”的事实和观念。我们通常认为今天所有被证明是不正确的工具都是不科学的。但是现代科学的历程证明,没有模型(包括方案、数据、结论等。)是永恒的。比如哥白尼模型代替了托勒密模型,开普勒模型代替了哥白尼模型。如果更换某个模型,就会被认为是不科学的,科学也就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历史。所谓科学并不是完全正确的,但在反复修正自身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错误”,也是科学不可或缺的某些组成部门。当人在其中的时候,我们很难定义它是否正确,即使已经成为过去,将来也可能仍然被证明是正确的或者包含正确的因素。

《现代科学史》是一部沉重而轻松的教科书般的作品。彼得j鲍勒(Peter J. Bowler)和伊万r毛鲁斯(Ivan R. Maurus)两位英国科学史家,作为大学教授,履历丰富,他们想通过通俗的解释,用绘画、实验示意图、手稿、照片等珍贵的图片,向读者展示这门特殊的课程,以及相关的科学观点是如何发生变化的。

经过数百年的成长科学,它在现代文化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和力量。人类逐渐发现,科学有时会走向它以前的对立面。20世纪出现了各种问题,即科学与形势、医学、战争、性别运动等之间错综复杂的纠葛。出现在这本书的第二部分,使现代人陷入沉思。人们不再单纯地认为科学是好的、客观的、理性的、中立的。什么是科学,科学做什么的问题变得更成问题,它创造的问题和它解决的问题形成了这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开本之初就要注意作者对惠哥历史的评价。这个名词源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现在任何一部把过去当做通向现在的敲门砖,认为现在比过去好的历史,都被认为是会歌历史。惠哥历史的叙述有什么问题?比如我们经常把哥白尼和伽利略放在神坛上,认为他们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时代。这种观点实际上剥离了当时的历史情境,将当下世界的信仰和价值观投射在他们身上。

工作包括两个部门。一个系关注科学成长过程的片段,包括化学、物理、地质、生物、遗传学等领域的划分,另一个系讨论不同的主题,包括科学组织、生物学与意识形态、科学与宗教、医学、战争与性别。

科学的萌芽由来已久。早在古希腊,哲学家就在探索世界。手术有确切的价值尺度和研究目的至今还不到500年,对人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赢得了社会的认可。

科学不是一夜之间在这里成长起来的。我们需要知道发生在16世纪和17世纪的天文学和自然哲学革命。这场革命挑战了古希腊和欧洲中世纪建立的天文学和自然哲学,它们长期以来被认为是相当合理的,并基于地球中心理论。这场革命的重要性在于它与社会景观和社会塑造的密切联系。有必要挑战社会习俗和坚定的旧观念,对自然或所有自然学科进行系统的解释。自然科学家和哲学家必须与宗教、教育制度和政治形势保持适当的关系,因此哥白尼、伽利略等人不得不面对风暴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