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草包,真利益——归国女企业家在父亲遗体前被毕节警方拷走

(毕节市人民政府网站对贵州金凤皇投资有限公司未越界开采专项观察的公示)

赵琨举报的“大方县贵州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不光大方县工商行政治理部门查无此公司而且国家工商行政治理部门也查无此公司也就是说至今全中国都没有这个公司。

2021年2月1日黄吉凤来到金沙殡仪馆找到父亲的骨灰盒跪地痛哭。

纳雍桂兴煤矿和贵州金凤皇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和谋划地都在纳雍县按属地治理原则也不应该归大方县公安管。

泉源:法制民生头条http://www.txfzzx.cn/ylbd/14148.html

在拘留所的16天永世难忘在排除取保候审后黄吉凤回抵家里她把自己关在房间没有哭反面家人交流在父亲遗像前静坐、发呆 经常一坐一呆就是一下午…

“你们这是用刑事手段干预民事纠纷!你们是在帮大方人赵氏姐弟抢矿!你们都是大方人我要求你们大方县公安局回避!”

如果有越界开采违法行为该抓的是主体方纳雍县桂兴煤矿因为是桂兴煤矿引进的施工队伍施工条约是和桂兴煤矿签订的该抓的是赵琨他是桂兴煤矿实际控制人。

9月5日晚九点黄吉凤眷属获得通知黄吉凤以\”越界开采\”罪被大方县警员刑事拘留。

9月4日当晚黄吉凤被警员要求签署一份大方县公安局只有越界开采结论的“判定意见通知书\”黄吉凤在大方县警员烤手后仍誓死拒签至今黄吉凤都没见到这份判定陈诉。

最近毕节的草包事件引起了舆论的关注我在这里也想问一句这算不算\”假草包真利益\”?

黄吉凤状师9号向大方县公安局提交取保候审申请后于12日大方县公安回复不予取保随即大方县公安局向大方县检察院报批捕黄吉凤无法让黄吉凤到场11号在毕节中院的民事讼事开庭。

毕节大方县警员历经一年半侦查排除取保候审后不撤案还限制出境这到底是在等什么?

八年前为推广贵州美食文化黄吉凤在美国洛杉矶开办\”风味贵州”中餐厅今后恒久在外洋开展商业运动宣传贵州、推广贵州因此被推选为美国贵州华侨团结会副秘书长海内新冠疫情发作初期黄吉凤努力到场美国贵州华侨团结会、美国同乡会组织的援助运动在当地紧迫搜罗巨细药店抢购到了七万多只医用口罩赶在美国断航前搭乘最后一班南航飞机运抵贵州募捐到抗疫一线医护人员。

黄吉凤30年党龄、十八年村党支部书记农村致富带头人曾担任过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城关镇幸福村党支部书记金沙县人大常委、贵州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她领导乡亲们把一个贫穷落伍三不通的极贫村酿成了家家修高楼、户户有存款远近闻名的小康村因此多次获得国家、省、市、县级表彰荣誉。

9月20号毕节大方县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予批捕决议黄吉凤在看守所被羁押十六天后被取保候审。

就这样黄吉凤披麻戴孝的被大方县警员关进了看守所。

一周后黄吉凤恢复了平静主动走出房门。

因为她在此案是个“四无身份”:一、不是大方县公安局受理涉案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股东;二、不是纳雍县桂兴煤矿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三、不是贵州金凤皇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四、更不是桂兴煤矿施工现场卖力人。

因赵氏姐弟多次向中央环保督查组举报“贵州金凤皇投资有限公司”越界开采省市相关部门建立专班观察后在毕节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多次公示‘贵州金凤皇投资公司’没有越界开采、没有盗采国家资源。

原来自己正在投资的公司和大方县人赵琨与其姐赵娟(执业状师纳雍县桂兴煤矿隐形股东)有民事条约讼事早在一个多月前黄吉凤就收到了赵氏姐弟一张大方县公安7月9日的受案回执并随处炫耀式的威胁:“过几天大方县公安会把黄吉凤抓了\”之后不久就收到了民事讼事于2019年9月11日的开庭通知。

最爱她的父亲去世了已经连着三天三夜守灵的黄吉凤情绪此时彻底瓦解了…

(2019年12月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宣布的纳雍县桂兴煤矿实际控制人赵琨与大方县民庭法官李家连签订的900万包干解封事项协议书)

两个小时后她被毕节警员押送到一百多公里的毕节市大方县公安局。

但这个天理人道的恳求却被毕节警员残忍拒绝…

2019年9月4日就在这家殡仪馆就在父亲遗体刚刚推进火葬间时三名毕节警员开着警车跨县来到金沙将泪如泉涌的黄吉凤堵在卫生间门口要她配合不由分说的将黄吉凤押上警车后快速开进早已被废弃的县乡老路这时黄吉凤才发现受骗不停恳求毕节警员让自己送完老父亲最后一程…..

黄吉凤对着父亲的骨灰盒嚎啕大哭、撕心裂肺久久不愿离去毕节警方一天不还自己清白父亲绝不下葬!毕节警方一天不还自己清白父亲难以瞑目!

今天是她目送父亲遗体推进火葬炉一年半后第一次见到父亲的骨灰;今天是她父亲的生日…